萌吉

靜臨一生應援

台灣人
頭像繪師:花花

【靜臨】甜蜜片段

06.
臨也墊起腳尖,奮力的伸直手臂,想拿到櫃子上的盒子,但不過在怎麼使力就是構不到,雖然想過踏著椅子上去拿,但有礙於面子的問題,他絕對不會屈服,非要靠自己的力量拿到才行。
誰知道好死不死平和島靜雄經過,手輕輕一伸,東西很順手的就被拿了下來。
「吶,給你。」
「不要,身高高就了不起啊!」
「是挺了不起的,可以幫你拿到東西。」
靜雄淺淺一笑,將盒子塞到臨也的手上,揉了揉對方的頭髮,滿足的走掉,留下了滿臉通紅到不行的臨也。

07.
臨也不停的向手中呵氣,因為天氣太冷的關係,手凍的都快結成冰塊了。
「臨也,很冷嗎?」
「才不會呢!」臨也快速的將手插到外套的口袋裡,裝作自己剛才什麼事都沒做過。
「嗯。」
靜雄冷漠的回答,讓臨也一整個非常不爽,內心的火山瞬間爆發,臨也因此不發一語的快速往前走。
靜雄見狀不停的呼喊著臨也。
「死跳蚤!」
「什麼啦!」臨也氣的轉過身,卻被靜雄突如其來的動作嚇著。
靜雄將自己脖子上的圍巾拿下,圍在了臨也的脖子上,又抓起臨也的手,在自己手裡輕輕的搓揉,最後連同自己的手放進了口袋裡。
「這樣就不會冷了。」
「嗯……」臨也低縮著頭,讓圍巾包住自己四分之一的臉。
圍巾、好暖。

08.
兩人都不開口,面對著吃飯。

是的,現在臨也正和靜雄冷戰中。
『啪——』筷子斷掉的聲音。
臨也抬頭看了對方一眼,平時這時候自己一定會狂笑的說對方這怪物,太過粗魯了,但現在……卻什麼也說不出口。
靜雄不語,起身又去換了雙筷子,才正要挖一口飯吃『啪——』筷子又斷了。
這次靜雄的表情終於有了變化,眉頭微皺,感覺下一秒就會生氣的將桌子翻了。
「噗嗤,笨蛋小靜。」臨也忍不住的笑了,然後拿著碗起身走到靜雄旁邊。
「小靜,嘴巴張開。」
「臨也你幹嘛?」
「餵你。」臨也不給靜雄反應,直接將食物塞進靜雄嘴裡。
「臨……耶……」靜雄嘴裡被塞滿了食物,完全不能好好說話。
「笨蛋小靜,以後都我餵你吃飯,別在折斷筷子,浪費資源了。」
聽完臨也的話,原本靜雄想反駁什麼,但在看到臨也帶點泛紅的眼睛,什麼話都吞了回去,默默的點了點頭。
我想,我們都不想在吵架了。

09.
「臨也,怎麼了?」靜雄輕撫著戀人的頭髮,眼神是一整個寵愛。
「因為小靜的關係。」
「蛤?我做了什麼嗎?」靜雄一整個錯愕,自己最近做了什麼惹自家戀人不開心的事嗎,他怎麼沒印象?
「小靜真是個大壞蛋~」
「臨也,講清楚啊!」靜雄忍不住激動,托起臨也的雙臉,讓對方與自己的眼睛對視,逼他說原因。
「還不是因為太愛小靜……所以才覺得煩惱……」臨也用小到幾乎讓人聽不見的音量的說道。
「喔喔,原來是這樣啊。」靜雄立刻恍然大悟,臨也現在是在撒嬌吧?
靜雄將臨也埋進自己的胸膛裡,輕輕的拍拍臨也的背,像哄孩子一般。
「臨也,我愛你。」
「小靜說這種話都不會害臊嗎!」臨也的語氣帶了點羞澀,雙手偷偷的環住靜雄的腰。

10.
「臨也在看什麼?」靜雄看著臨也失神不知道在注視什麼的模樣,可愛的讓他忍不住捏了臨也的臉頰一把。
「小靜你幹嘛啦!」臨也有些疼的不停揉著自己被捏紅的臉。
「你在看那娃娃嗎?」靜雄看著臨也的反應,就像做壞事得逞了一般,心情好的沒話說。
「才沒有呢!」
「喔這樣啊~我倒是蠻喜歡的。」
靜雄突然二話不說,直接拉了臨也走到夾娃娃機前,投下硬幣開始玩了起來。
靜雄謹慎的調整好夾子的位置,按下按鈕,隨著夾子的下落,物品被輕輕的夾了起來,在靜雄期待下,才移動不到幾公分的距離,居然就掉落了。
「啊啊居然掉了……。」臨也看著掉落的娃娃有一點點小失落。
「煩死了,這什麼爛機器啊!」靜雄不爽的一拳打在玻璃上,玻璃就像豆腐一般輕鬆被打碎。
靜雄從裡面拿出娃娃,塞進臨也的手裡,手搭著臨也的肩,轉頭就走。
有這種怪物戀人還真是辛苦啊,臨也不禁無奈的想著,但內心卻感到一絲甜蜜。


覺得臨也如果說討厭靜雄的話,大概是因為不高興自己會喜歡上這種笨蛋草履蟲吧!

【靜臨】甜蜜片段

01.
「小靜~幫我撿一下筆。」
「好!」靜雄隨手一抬,沙發的半邊就被舉起,靜雄一手支撐,一手撿筆,不費吹灰之力就輕鬆的撿起掉淚到沙發下的物品。
「小靜~這面牆太礙眼了。」
「說的也是呢。」靜雄的腳用力一踹,牆上立刻破了一個大洞,水泥如同豆腐一般,輕而易舉的被踹成碎片。

平和島靜雄——是個寵愛妻子的人夫。

02.
「小靜~我跟你說件事喔~」
靜雄彎下身來,想仔細聽清楚臨也要說的話,但臨也卻遲遲沒開口,反而把嘴貼上了靜雄的臉頰上。
「小靜就是好騙~」臨也就像隻偷腥的貓一樣,壞笑的說著。
靜雄盯著臨也愣了三秒鐘,隨後一步一步的逼近臨也。
「小靜……你別生氣嘛……我開玩笑的。」臨也被靜雄的舉動嚇到,想後退,但身後已無路可走了,只好乖乖的閉上眼睛,等待對方處刑,但臨也的身子忽然一緊,靜雄緊緊的抱著他說「臨也我真幸福。」
「笨蛋小靜……」臨也將臉埋進了靜雄的胸膛裡,深深的回抱了對方。

03.
「走喲,死跳蚤。」靜雄一把搶過臨也手中的書包,背在自己的身後,轉身就走。
「小靜等我啦!」臨也快速的換上自己的鞋子,追上靜雄的腳步,對方雖然沒有停下腳步等待自己,但卻放慢了速度,讓自己跟上。
「小靜我們等等去吃壽司吧?」臨也跑到靜雄身旁,開心的問著。
「嗯。」靜雄望了一眼臨也的笑容,又撇過頭,沒有任何人察覺到的嘴角微微的上揚。
屬於兩人最幸福的時光,是一起放學回家的時候。

04.
「渾蛋臨也啊啊啊啊!你看你做了什麼好事!」靜雄氣急敗壞的指著自己被畫得五顏六色的臉。
「誰叫小靜自己睡的那麼熟,都沒注意到~」
「臨也喲——那你也來睡一覺吧!」靜雄燦爛的微笑著,雙手緊緊的抓住臨也的肩膀,將他抵在牆上。
「喂小靜……不是吧……我開玩笑的……」
但不管臨也在怎麼解釋,也阻止不了靜雄在他身上的每一處留下滿滿的標誌。

05.
「臨也……我們結婚吧。」靜雄背對著臨也,默默的將手向後伸出,等待臨也的回應。
「小靜……」
「你的過去我來不及參與,但你的未來將會有我。」靜雄的耳垂微紅,聲音帶點顫抖的說著,是緊張、是不安。
「沒想到單細胞生物,居然也會說這種話……」臨也並沒有握住靜雄的手,而是走到對方面前,看著小雄微低著的頭,泛紅的雙頰,他微笑,抱緊對方。
不只是未來,就連下輩子,下下輩子,我都將會抱住你,不給你逃開的機會,請做好心裡準備……笨蛋小靜。



雖然快考試了,但不想讀書,就只能偷偷的來打文(x
04.那段差點就要發肉了,幸好及時煞車
05.是上課老師說的句子,覺得超喜歡所以打的,不管臨臨的過去如何,之後的日子都會有小靜陪著他,不會在讓他孤獨。是用著這樣的想法所打的!!

然後第一次被關注,高興了好幾天,為了慶祝,之後打算打滿100個小片段,但超怕自己半途而廢的啊啊啊啊,真的很感謝點了喜歡的人!!給了我很多的動力!

【靜臨】早餐

*微OOC
*同居日常

「小靜我肚子餓了~」臨也用手指不停的捲著身旁靜雄的頭髮,不斷的喊餓,但對方就像是聽不見一般,緊閉著眼睛一動也不動。

「小靜!」最終臨也不滿的撲向對方的身體,用力的捶打靜雄的背,但是呢,臨也的力道對靜雄來說根本像是抓癢一般,不痛不癢。

臨也最終認輸,哼了一聲就自己下床準備早餐。氣死了,今天明明就是小靜準備早餐,居然睡掛了。
「那個笨蛋小靜、單細胞生物、草履蟲,討厭!討厭!」臨也一邊不滿的抱怨,一邊為自己泡杯咖啡,因為飢餓的肚子,所導致的脾氣更加暴躁,心情更加的差。

「死跳蚤,你醒了也不叫我。」靜雄用著像是在說『早安啊臨也。』的口氣像臨也打聲招呼。
而臨也就像是在為他飢餓的肚子賭氣一般就是不回靜雄半句話,時不時從手中飛出一兩把短刀,可靜雄都準確的接住了,就像習慣般用牙齒咬住、咬碎。

就算靜雄在笨,也看的出來對方不高興,但是一大早的又有什麼事讓他不爽?

咕嚕———肚子餓壞的聲音。

一大早臨也的不悅,就讓靜雄開始感到煩躁起來,但是一聽到臨也肚子傳出的聲音,就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。
「……原來是餓了。」靜雄帶著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,拿起圍裙,開始準備一頓豐盛的大餐。
而聲音的主人臨也,則是裝作什麼事都不知道的樣子,喝著咖啡,但也遮掩不了他已經紅透的耳朵。


「吃吧。」
靜雄將兩人的早餐,放到桌上,雖然臨也感到難以置信,但是盤子上的食物確實散發著迷人的香味,誘惑著飢腸轆轆的臨也。

「嗯……。」臨也保持著懷疑,猶豫著到底要不要把湯匙上的食物放入口中。最後還是鼓起勇氣,將食物緩緩的送進口中。

好吃——臨也作夢也沒想過的美味!

臨也不停的一口接著一口,享受美食滿足自己的味蕾。真是沒想到,小靜居然那麼擅長料理。

「吶小靜~」

「怎麼?覺得不好吃?」低頭吃東西的靜雄,抬起頭來對視臨也,他這麼叫自己,絕對沒有好事,靜雄不經如此的想。

「沒有啊~我是想說小靜那麼厲害那麼的棒,是不是以後的每一餐都由小靜負責呢,這可是笨蛋小靜,唯一能大展身手的機會呢~」臨也說完還不免眨了眨眼來表示他的誠懇。

「啊?!」靜雄沉默了幾秒,「嗯……也不是不行。」

「唉?」聽到靜雄同意的答覆,反而讓臨也感到錯愕,那小靜竟然沒有不滿的反駁我,反而答應了?
臨也看著把頭撇到一旁,故意不對視自己的靜雄,對方的臉上泛著微微的紅暈,臨也突然懂了是怎麼回事。

……戀愛還真是神奇。

-完-


小靜感覺就是一個好家庭主夫(x
覺得寫了一篇早餐,就應該要在寫個午餐、下午茶、晚餐……但為什麼我的腦子都浮現了肉文,我到底怎麼了!!!!!!!!!

【靜臨】同居人的惡作劇

*微OOC
*短篇,真的很短(#

靜雄一翻身,就發現身旁的人兒根本不在,冰冷的被窩,讓靜雄一大早的心情糟透了。
「那傢伙,又去哪了啊?」靜雄不快的碎唸,搔了搔頭準備起身刷牙。

「啊啊煩死了!」靜雄擠了一大條牙膏在牙刷上,不滿的用力刷牙來宣洩。

一次、兩次、三次。
刷到第三次的時候靜雄真正的發現怪異,牙膏的味道不是平時的那個?
靜雄拿起牙膏仔細一看,發現包裝上有一小角好像貼了什麼,一撕下來……。

「渾蛋臨也啊啊啊啊!!!!!」靜雄憤怒的咆哮,整個房子就那麼輕微的震了一下。

被靜雄撕下的紙掉在了地方,而牙膏上寫著大大的幾字〝檸檬味洗面乳〞。

「啊哈哈小靜這大笨蛋~」臨也站在離房子不遠處的某個屋頂上,用著望遠鏡,看著在屋內發火的靜雄,真是個美好的早晨啊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-完-


練個感覺不好意思!!!!!!
之後應該沒時間打文了,開學忙到不行QQ
好想跟某些大大一樣,能將文寫進心坎裡、會甜會虐的。

【静临】 孤独症

慕橙:



临也第一人称视角.




  我想我的房子里一定住着冬之女巫。


  她温婉美丽、冰冷若霜,她轻轻地踮着脚在我的房子里徘徊,带走了最后一丝温暖,房子里的温度骤降,仿佛窗外刮着冷风屋里却飘起了雪。


  我觉得冷极了,冷得我不停地哆嗦。


  我想要找到她,对她说我受不了这般蚀骨的寒冷,然后请她离开我的房子。


  我翻遍了衣柜,把里面所有的衣服都拿出来,一件一件地翻看;我移开沙发,曾被掩盖的地面积满了灰白交加的尘埃,墙角的灰尘呛得我不停地咳嗽;我打开储藏室的灯,猫着腰细细地查看,在里面找到了很多被我遗忘的小收藏;我打开了所有的窗户,站在窗边,幻想着冬之女巫也许与我站在一道。


  然而,我终是找不到她。


  也许,她在和我玩捉迷藏。




  今天早上,我被窗外呼啸而来的冷风冻醒,它们像热情的精灵挥舞着翅膀围绕着我,摇着我的身体唤醒我。


  我睁开眼睛,发现屋内漆黑一片,窗户开着,我想起昨天晚上忘了关上它。


  双脚碰到冰凉的地板,我不禁浑身一颤,还好拖鞋是温热的,我有些恍惚地下床,想要把房子里的灯全部点亮,却在按下开关的那一刻,失望地发现所有的灯都坏了。


  冬之女巫真是个残忍的妖精,不仅夺去了房内的温度,连最后的光亮都不放过。


  我不喜欢寒冷,更厌恶黑暗。




  我走在东京的街道上,意外地发现现在竟然不是冬天,路上的人们穿着单薄的长袖,年轻的女孩子穿着超短裙,我看了看身上的黑色大衣,熟悉了数年的款式,不论炎热的夏天还是飘雪的冬天我都这么穿。


  舒适的感觉令我安心。


  可我依然觉得很冷。


  我想起了自己出门的目的,想要买几只新的灯泡,家里的灯一夜之间都坏了,我不能忍受那般黑暗,思忖着一定要换比以前亮好几倍的新灯泡。




  东京是座不夜城。


  霓虹灯色彩斑斓地点缀着城市的上空,像油画一样浓墨重彩,全然不同的色系融合在一起,颜色是视觉的敏感带,给予人热情和幻想。


  脸上洋溢着笑容的人们肩并肩欢声笑语地走过我的身边,他们的身上传递着热量,我感觉到一股暖意包裹着我,只不过一瞬即逝。


  我莫名地有些不悦,这座热情的城市没有我的立足之地,亮得刺眼的光流淌在空气中,却点不亮我小小的房间。


  热闹是他们的,孤独是我的。




  我走了很远的路,却没有找到一家卖灯泡的超市。


  我感觉有些疲乏,如果换不了新灯泡,回到家就得面对那份寒冷和黑暗,这样的话,还不如直接睡在大街上。


  思维飘散的片刻,身上似乎撞到了什么,我低头看到一位年近八旬的老太太,她的冰淇淋小推车倒在地上,我意识到自己撞到了人,连忙道歉,一边弯腰去捡掉了一地的冰淇淋,幸好有塑料小包装,不至于融化成一地粘稠的糖浆。


  老太太笑着说,没事的,不是被你撞倒的,我自己绊了一跤。


  我捡起最后一根冰淇淋放到小推车里,说您这么大年纪也不好弯腰捡。


  老太太像哄小孩一样,夸我是个好孩子,我觉得尴尬极了,想起上一次被夸是个好孩子还在我小学的时候,这话要是被我捉弄的那些人听到的话,或许会觉得好笑到吐血。


  老太太拿起一根最大的冰淇淋,递给我,说是奖励,我不好拒绝便接过了它。


  冰淇淋拿在手上不过一秒,我感觉手指被冻得动弹不得,真是奇怪极了,明明这么冷的天,为什么还有人吃冰淇淋,不怕把胃冻坏吗。


  我问老太太附近有没有卖灯泡的超市,她告诉我前面那个路口左转再走一千米有家专卖灯具的店。


  顺着老太太的提示我找到了那家店,拎着一大袋的灯泡满意地走出了店门。




  我迷路了。


  我在这座生活了二十年的城市迷路了。


  我不知道家在什么方向,该往哪条路走。


  我失落地靠着墙壁坐在路边,像卖火柴的小女孩那样蜷起身子,紧紧地抱着那袋灯泡。


  纵然悲惨,小女孩还有一盒能带来光亮的火柴。


  而我的怀里只有灯泡,能点亮它的只有电,我没有任何办法。


  冰淇淋融化得差不多了,摸起来却更冷了,我打开包装纸,舔了一口,冷得险些昏厥。


  我索性把它直接丢在了路边,想到自己拿着冰淇淋走了半小时,最后还是丢弃了它,莫名觉得有些好笑,融化的糖浆粘满了双手,看不清食指上戒指的花纹。


  如果我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,此刻一定会在路边放声大哭。


  可我是个大人。


  我忍不住抽泣,然后使劲把它憋回去,真是难受极了。




  一阵蹑手蹑脚的踱步声渐行渐近,在我身旁半米处停留,来人弯下腰与我蹲在一起,把一件厚实的羊毛大衣裹在我的身上,仿佛阳光笼罩住全身的暖意,我的血液加速流淌,驱散了体内沉积已久的寒意。


  我抬起头看他,映入眼帘的是一头比阳光更绚烂的金发,在这片黑夜里与苍穹中的繁星交相辉映,只要看着它就会觉得很温暖,我疑惑在黑暗封闭的屋里那抹金色也许会更耀眼。


  他摘下了墨镜,放在上衣的口袋里,伸出右手小心翼翼地把我眼眶里徘徊的泪珠擦去,他竟然发现我在流泪,我以为自己掩藏得很好,却被这个人发现了。


  人总是趋近于保护自己,我觉得自己暴露在他面前的东西太多了,我感到不安,我看着那张完全陌生的脸,确信自己第一次见到这个人。


  他说,终于找到你了。


  我看着他琥珀色的瞳孔,不解地说,可我不认识你。


  他的神情显得有些无奈,喉结上下翻动着,想要说什么,张开嘴又咽了回去,片刻之后,只从喉间挤出了五个字,他说,我们回家吧。


  我说,你可真是莫名其妙,我有自己的家,你肯定是认错人了。


  我举起怀里的那一大袋灯泡,像要证明什么似的,说我正要去家里换灯泡呢。


  他伸手接过袋子看了看,摸着我冷到失去知觉的双手,说我帮你换吧。




  那个男人知道我的家在哪,他领着我走回了自己的家,问我把钥匙放在了哪,我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钥匙递给他,他开门的动作很娴熟。


  在他没入黑暗的一瞬间,我意外地发现原来他的金发并不能发光。


  他换好了所有的灯泡,如我所料,家里变得比以前明亮多了。


  我说谢谢,你可以回去了。他却不肯,偏要催着我赶紧洗澡上床睡觉,我心里念叨他怎么跟老妈一样啰嗦。他说,你身体不好所以要早点休息。


  我只得乖乖地照着他的话做。


  等我穿着睡衣摸上床,把头埋在枕头里装作熟睡时,听到门开又关的声音,意识到那个男人掩门走了。




  *




  小王子的星球上绽放了一朵娇艳的玫瑰花,从前这个星球只有遍地无名的小花,小王子从没见过这么美丽的花。


  小王子爱上了这朵玫瑰花。


  他以为,这朵玫瑰是世上独有,所以他珍惜她,细心呵护她,可她却并不谦虚,这使得小王子伤心极了。


  小王子离家出走了。


  他来到地球上,看到了一个花园中种满了整整五千朵玫瑰,小王子意识到,他的那朵玫瑰并非独一无二。


  小王子有些伤心,后来他遇到了小狐狸,驯养了他,狐狸对他说,去看看你的玫瑰吧。


  小王子明白了,他的玫瑰是最美的。


  他对满园的玫瑰花说,你们很美,但你们是空虚的。没有人能为你们去死。而我的玫瑰,她单独一朵就比你们全体更重要,因为她是我浇灌的。因为她是我放在花罩中的。因为她是我用屏风保护起来的。因为她身上的毛虫是我除灭的。因为我倾听过她的怨艾和自诩,甚至有时我聆听着她的沉默。因为她是我的玫瑰。①




  清晨,我在阳台休憩的时分,绝望地发现,那朵我一直精心照料的玫瑰花枯萎了。


  我伤心极了,我开始憎恨冬之女巫,一定是她冻坏了我的玫瑰。


  它怎么会枯萎呢,在昨晚我出门之前,它明明还娇艳欲滴。


  我捧起它,像捧着心爱之人,祭奠着逝去的灵魂。


  金发男人悄悄走到了我的身后,我蹲在花盆旁边神情落寞,他抚摸着我的头发,拍了拍我的肩膀,说再买一朵就好了。


  我用不甘的眼神回望他,说你懂什么,这朵玫瑰独一无二,不是花店里随便买一朵能代替的。


  他说,这朵玫瑰是我买给你的。


  我气愤极了,简直要站起来冲他脸上揍一拳,我说,你不要胡说八道,我们昨天才第一次见面。


  他的神情显得很失落,嘴角有些抽搐,他说,这朵玫瑰最外层的花瓣上刻着两个名字,『平和岛静雄』和『折原临也』。


  我惊讶地看着他,又小心地拿起玫瑰确认了他说的话。


  他说,你叫折原临也,而我的名字是,平和岛静雄。


  我想我应该和他打一架,阻止他的胡诌,却在伸出手的片刻发觉自己使不上力气,我的潜意识接受了他说的话,我的潜意识告诉我,金发男人在说真话。


  我无力地放下了玫瑰,声音有些颤抖,还带着些许抽泣,我说,原来你就是小静。


  金发男人拥抱住我,紧紧地,惹得我肩膀有些疼,我无力地倒在他的怀里,抱住他挺拔的背脊,一股熟悉的感觉从心底催生继而酝酿,我觉得幸福极了。


  我想自己曾经,是不是也这样拥抱过这个男人。


  我想自己曾经,是不是也像珍视那朵玫瑰一样,珍视着这个男人。




  小王子说,我太年轻了,甚至不懂怎么去爱她。②




  次日,金发男人再来拜访时,带来了一朵玫瑰花,和上一朵一样,在最外面的一层花瓣上刻了我们的名字。


  我接过玫瑰花,把它种在花盆里,用水浇灌它。


  他搂过我的腰,在我耳边轻声耳语,一朵玫瑰换一个吻。


  我踮起脚尖,把嘴唇向他凑近,他激|烈地回|吻我,容不得一丝喘|息和分神,他的热情和专注让我窒息,将我淹没,使我沉沦。


  我都快忘了,那朵玫瑰正在看着我们。


  我在他耳边说,我像小王子的玫瑰花一样幸福。




  *




  那日之后,男人几乎每天都会过来,带来各种各样的日式料理,他怕我照顾不好自己,我调侃地说,我已经是个成年人了,他却说,可你不会照顾自己。


  男人在听到我要出门时神色显得不知所措,他不想让我出门,他说,外面的世界会伤害你,你还有伤在身,要在家静养。


  我说,我能跑能跳,哪有伤。


  他说,那么,你为什么想不起我。


  我沉默。


  是啊,为什么呢,我明明记得那朵玫瑰,记得那个名字,却偏偏不记得这个人。




  我还是出门了,在男人的百般叮嘱之下,甚至他检查了我的手机有没有存他的号码,他说要是迷路了就打电话给他。


  我走进了一家书店,这家店陈列的书不同于主流文学,我找了很久,终于从落灰的书架间找出了一本关于神话传说的书。


  翻开它,里面记载着关于冬之女巫的种种。


  传闻中,冬之女巫会接近孤独之人,把他们身上的温暖取走,换以无尽的寒冷。


  我倏然发现,自从金发男人走进我的房子之后,那份寒冷正在一点一点地消散。


  难道不再畏惧寒冷的方法论是不再孤身一人吗,我愕然。




  回到家里,一股香气扑面而来,我意外地发现男人正煮着火锅,新鲜的作料和装成碗的佐料整齐地放在桌上,他坐在桌边,用长勺舀着冒热气的汤底,等着我。


  我轻声地笑了起来,说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火锅。


  他摘下围裙,走到我的面前,说身体弱就多吃点补的东西,而且你还这么怕冷。


  我和他面对面坐下,火锅的热气蒸腾在房间中,我把配菜放入翻滚着热泡的汤底中,煮熟之后粘上酱汁,放入口中细细咀嚼。


  如同温热的源头浸入血液,吞噬了寒冷的结晶,我感到一股热流正在全身流淌。


  在一片雾气之中,有一个白色的身影疾速地向窗外逃离。


  我快速地起身,向窗边跑去,伸手去触摸那片洁白的裙摆,冬之女巫回过头看着我,我听不到她的声音,却看到那张眉目如画的脸上樱色的嘴唇一张一合,她在说,再见。


  倏然升起一阵暖意,男人从背后紧紧地怀抱住我,仿佛要阻止我随着冬之女巫的身影从窗户飘走似的,我用手覆盖住男人抚摸我小腹的双手,我说,我再也不会离开你的身边。




  *




  我睁开双眼,看到熟悉的天花板,头很痛,仿佛丢失了很久的记忆重新涌入了脑中,我看到自己的身上穿着病号服,床的那边站着一位戴眼镜的男人,他穿着白大褂,看到我醒来,他笑得很开心。


  他叫岸谷新罗,我的同学,现在是个密医,他推了推趴在我床边睡熟的金发男人,随后走出了房间。


  金发男人和我对视了片刻,他看起来激动极了,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似的。


  他弯下身紧紧地抱住我,把头深埋在我的脖颈间,金色的发梢刺得我有些痒。




  我看到床边放着一张病情诊断,瞟了一眼,上面写着。


  『病人神志尚未清醒,他可能会觉得冷,注意保暖,多和他说话』


  下面还有一行小字,我认得出,那是岸谷新罗的字迹。


  『静雄,不要让临也觉得孤独,他会醒来的』




  我听到金发的男人不停地在重复着同一句话,用感激着上苍一般虔诚的语气,我努力地辨别他在说什么,啊...我听清楚了,他在说「临也,你终于醒来了」




  我想起来了,这个金发的男人叫平和岛静雄。


  我想起来了,我和他走过的年年月月、朝朝暮暮。




  我伸出手温柔地抚摸他的头,他对视着我的双瞳,怕我听不懂似的,他一字一句地说。




  我听到了。


  一清二楚。




  他说,对不起。


  他说,我爱你。




  FIN.


  2016/08/31 橙。




    注:①②摘自《小王子》







【靜臨】弱點

*小小短篇 *日常向
  
  「啊啊啊啊,死跳蚤你又給我到池袋來了嗎!!」靜雄不滿的轉過身去,手已抓緊了電線杆,準備下一秒就將對方給揮飛,但一看到對方的樣子,什麼想法都沒有了,他只想〝笑〞。

    沒錯,就是放聲大笑。

    對方穿著性感的粉色禮服,臉上塗了層厚厚的妝,口紅鮮豔的刺人,耳上還戴著又大又圓的珍珠,腳上的高跟鞋讓他原本嬌小的個子頓時高了一些。

    「死跳蚤又在搞什麼把戲了?」靜雄忍著嘴上的笑意,努力淡定的裝作什麼都沒看到一樣。

    「小靜我這樣好看嗎?」臨也用力的眨了眨眼,微嘟起嘴巴,亮出自己的長腿,讓自己看來更加的性感誘人。

    「你的腦子看起來是被卡車撞到了。」這是靜雄心中唯一最能形容的一句話,是在發什麼神經啊,對方的行為讓他心中莫名的想發火,但又好像沒有那麼的不高興。

    「真是的,小靜居然都不稱讚人家~」臨也不開心的裝作很受傷的樣子,捂著臉就要哭。

    「煩死了死跳蚤,快給我滾出池袋!」靜雄不爽的怒吼著,平時的他一定會附近的東西一抓就往臨也身上砸,但他現在真的沒那心情。

    「嗚嗚,小靜都對人家兇~」臨也難過的指責了靜雄,轉身就跑往了別處。

    「渾蛋跳蚤,以後別在我面前出現了!」靜雄最後依然不滿的對臨也的背影放聲一吼,今天就放你一馬吧。

    靜雄抽了一根菸,望著黑雲漸漸蓋過月光。

    臨也逃往至暗巷,將原本備至好的衣服換上,換回了平時的衣裳,用鏡子看著臉上未擦拭的妝,嘴角冷冷的上揚。

    「小靜,這就是你的弱點啊」

    臨也放聲大笑,今天是他人生當中可說是數一數二最開心的一天。

    他,情報屋,這次發現了不得了的情報。

-完-


深夜突然想到如果臨臨穿女裝會如何(?)
然後就在無意間打了這篇文,一打完就累的秒睡
這是第一次發文,還請各位多多指教!